地狱之门陈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频道 > 惊悚悬疑 >

地狱之门陈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地狱之门陈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发表时间:2018-11-26 15:22 作者:铆钉

地狱之门陈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哪里有?《地狱之门》小说主角是陈秀,为您提供地狱之门陈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,地狱之门小说讲述了陈秀,高川在跟尸体说话,他是被尸体带走的!啪!班长上前就甩了他一耳光,怒道:龟儿子,就他娘的知道胡说八道!

地狱之门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地狱之门》在线阅读>>


《地狱之门》精选

许鹏的样子一看就是被吓的,李闯和张虎也是神经紧绷,手里的枪已经上膛,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。

昨晚摆放战士遗体的地方,现在只剩一个浅浅的印子,尸体已经不见了。

班长蹲在我旁边小声说:“许鹏说昨晚他跟高川一起守夜,开始一切正常,快到凌晨的时候突然起了大雾,七八米外什么都看不清,就在这时他们发现雪地上的尸体动了一下,高川起身去过去查看,结果过去后半天都没动。许鹏怕他出事跟了过去,靠近了就听到高川在笑,像是跟什么人交谈,他吓坏了,喊了高川一声,结果高川站起来就跑,很快就消失在迷雾里。许鹏意识到情况不对,才把我和李闯都叫醒,等我们出来的时候,地上的尸体也不见了。雾太大,我们也不敢追远!”

我看了眼许鹏,他眼神还很恍惚,一直低着头在喃喃自语。我走过去想听听他在说什么,才靠近,许鹏突然激动的揪住我的衣领,声音很大的说:“陈秀,高川在跟尸体说话,他是被尸体带走的!”

“啪!”班长上前就甩了他一耳光,怒道:“龟儿子,就他娘的知道胡说八道!”

许鹏被抽了一耳光,恢复了些神智,眼睛空洞的看着我,充满了恐惧。我见他这样,知道一时半会问不出什么,回头问张虎有没有联系上哨所。

张虎摇头说信号中断了,联系不上。

到过新疆和西藏的人都知道,在某些特定的区域,不管是手机信号还是网络信号都会突然中断,那是因为美帝的卫星过顶,所有的信号都会被屏蔽,以免被侦查。

但电台属于短波通信,不在屏蔽的范畴里,难道是因为这突然出现的迷雾?

我心里猜测着,隐隐有些不安。突然李闯对着前面的迷雾吼道:“谁?”

我立刻抬头,看见迷雾里有一个黑影,站在十来米的地方一动不动,李闯用枪瞄着,试着喊了声:高川?

黑影还是不动,也没有回应。班长立刻下令:“收拾行装,过去看看!许鹏,你个龟儿子,要是敢掉链子,老子现在就崩了你!”

张德柱不亏是老兵,要是换成一般的人,恐怕当即就会下令追过去。眼下大雾弥漫,要是追远了找不到营地,失去物资后我们都得冻死在这片雪原里。

许鹏从地上爬起来,哆哆嗦嗦的跟着整理行装。东西收拾完,黑影还在。

班长把高川的背囊背在身上,五人排成一个“◇”形,班长打头,许鹏和张虎在两翼,我断后,李闯占据中心,他是神枪手,不管哪一方出问题都能及时支援。

五人小心的走进迷雾,朝着黑影靠近,但才走了几步,我就看见后面有几双绿幽幽的眼睛一闪而逝,急忙提醒说:“昨晚那些狼崽子还跟在后面。”

李闯立刻调转枪口,快速开了两枪,迷雾里传来两声惨叫,那几双眼睛立刻消失不见,看来是打中了,但不致命。

我不敢大意,高原雪狼毛色偏白,趴在雪里行走很难被发现,加上大雾弥漫,可能被潜伏到几米外都察觉不到,一路战战兢兢。

差不多走了四五分钟,我心里正困惑,十来米的距离,在慢也早该到了。班长这时突然喊:停。陈秀。

李闯顶替上来,我这才退到到班长身边蹲下。

“那玩意一直跟我们保持着距离,但在刚才,突然就不见了!”班长一开口,我心脏就突突的跳起来,“他不是高川!”

班长点头。

如果是高川,他不可能躲着我们,但不是高川又会是谁?茫茫雪山上,除了我们难道还有别的人?

“会不会是哪个战士的尸体?”许鹏磕磕巴巴的说。

我也想到了,但没说出来。李闯回头啐了一口,骂道:“你个龟儿子,就他娘的知道唬人,那战友都被冻成冰坨了,想诈尸都诈不成!”

许鹏嘟囔着回了句:“诈尸诈不成?那尸体跑哪去了?”

李闯本来就是心虚想岔开话题,不料许鹏哪壶不开提哪壶,李闯一脚就踹了过去,两人差点打起来。

“想造反?”班长瞪着两人,他一开口,许鹏和李闯都不敢吱声了。片刻后班长下令:“前队变后队,往回走!”

李闯退到中间,保持刚才的阵型,我变成走在了前面。

迷雾很大,只有五六米的可见范围。走了没几步,身后突然传来沙沙声,那该死的电台又收到了诡异的声音。

那刺耳的惊叫在此时听来,让人不寒而栗。

“张虎,把那玩意给关了!”班长吼了一声,声音都有些发抖。

张虎急忙把电台关了。然而往前走了没多远,黑影突然就出现在前方的迷雾里。

“停!”气温是零下几度,但此时我手心全是冷汗。班长过来,看到迷雾里的黑影,脸色阴沉的问我:“那鳖孙刚才不是还在后面?怎么这会又在这里?”

我也想知道答案。

班长吐了口嘴里的冰渣子,端起手里的八一杠,朝着黑影就放了两枪。

他的枪法虽说不如李闯,但不足十米的距离,对于一个老兵来说想失手都难。

打过枪的人都知道,子弹命中目标,声音会略微沉闷短促,然而班长打出的两枪,枪声绵长,传出很远,都落空了!

不过随着枪声响起,黑影在大雾里也跟着一闪而逝。

“怎么办?”眼下的情况太过诡异,我不敢拿主意。班长沉默少许,下令继续走,摸回扎营的高地。

我端着枪继续带路,走了两三分钟,班长又突然大声喊停,随即大骂:“陈秀,你他娘的怎么带的路?”我有些莫名其妙,急忙退到他身边,都不用他解释,我脸色一下就变了。

班长扔了两根荧光棒,能清楚的看见身后的脚印,我们来回一共两趟,但眼前的脚印,分明是走过三次留下的。

我后背有些发凉,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可能,第一,有一队跟我们人数相同的小队,用同样的阵型跟在我们后面。第二种可能就是,我们一直在绕圈。

冰天雪地,第一种的可能性不大,只能是第二种情况。

李闯、张虎和许鹏听到我和班长的谈话,全都慌了起来。班长眼睛死死的盯着我,莫名奇妙的说:“陈秀,我相信你。而且今天看见的,我们都不会说出去!”

他果然知道我的底细。

只是现在遇到的可能是鬼打墙,不解决的话会一直在这里转圈,加上周围环境恶劣,时间困长了,五个人都得交代在这里。

想了想我才点头,把八一杠的保险关了,拉开厚厚的棉袄,把帖身的军包拉出来,从里面取出几张黄纸,拿出一支红笔,交代道:“现在我们只能继续深入,不能回高地。等会你们都跟着我走!”

班长跟我互换位置,我走到前面立足、正身,牙齿互磕三十六下,把黄纸摊在手心,用红笔画了四纵,然后画五横,嘴里念道:吾今日出行,禹王当道,蚩尤退兵,盗贼不得起,虎狼不得侵,行远归故乡。当吾者死,背吾者亡,急急如律令。

咒完,我把黄纸揉成一团,含在嘴里踏步就朝前面走。

许鹏、张虎、李闯都是一愣一愣的,但在这种情况下也不敢发问。

我挺胸抬头,目不斜视的只顾往前走,十来分钟后迷雾变淡,远处的高山再次映入眼帘,我这才停下来,吐掉嘴里的黄纸,回头在看,身后那里还有什么迷雾!

李闯、张虎和许鹏都很吃惊。

班长松了口气,跟他们解释说:“陈秀的爷爷是阴阳先生,他入伍前跟着学了不少这方面的东西,不过部队上不允许出现这些,出去后今天的事谁都不准提!”

“是!”李闯他们三人全都立正回答。许鹏是军医大学毕业,文化高,胆子小,挨着我小声问:“陈秀,你刚才用的是什么道法?”

已经露脸了,也就没必要藏着掖着,我说:“这不是什么道法,不过是道家的纵横行身术,能立身提气,可以破妄,不过纵横术只能进不能退,否则就会失效。”

其实在这之前我心里也没底,毕竟到部队后,爷爷教的那些也只能偷偷的学,用来打发时间,没有实践过。

大伙听完都松了一口气,好像我的存在给了他们莫大的勇气,但说实在的,眼下这种环境里,我更相信手里的八一杠。

班长喊了我一声,过去后见他指着雪地上一长串脚印。

从脚印来看,走过的是两人。李闯半跪在地上,用手丈量了其中一个脚印,开口就说:“是高川!”

“你确定?”我有些不敢相信。

李闯很肯定的说:“我爹是山里的猎户,他看过猎物的足印就能记住,不管过上多久,只要再出现,他一眼就能认出来,这本事我也会。”

我回头看着班长,眼里第一次流露出恐惧。

两个脚印,一个是高川,另一个又是谁?

此刻所有人心里都有答案,特别是许鹏,嘴角哆嗦着想说什么,不过话还没出口,班长就瞪了他一眼,到嘴边的话只能憋了回去。

我此刻除了害怕,心里还有一个疑问,我们六个人里,各有各的用处和本事。我的存在,是为了解决刚才那种事,而张德柱不仅知道我的底细,还知道我爷爷是阴阳先生,那是不是说,在我们来之前,他就已经知道这里发生过不寻常的事?

地狱之门

地狱之门

  • 评分:10
  • 简述:陈秀的故事
  • 来源:黑岩
  • 作者:铆钉

从此他的人生轨迹就开始改变了

Copyright © 2010-2017 书虫天堂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:湘ICP备16012904号

时时彩计划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