锦绣人间裴谢堂朱信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频道 > 现代言情 >

锦绣人间裴谢堂朱信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锦绣人间裴谢堂朱信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发表时间:2018-12-18 09:53 作者:十七纬

锦绣人间裴谢堂朱信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哪里有?《锦绣人间》小说主角是裴谢堂朱信之,书虫天堂为您提供锦绣人间裴谢堂朱信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,锦绣人间小说讲述了裴谢堂回到书房坐下后,便将裴谢堂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。书房里烛火亮堂,裴谢堂额头上的伤痕虽不狰狞,但仍然很是醒目,谢遗江盯着她肿着的额头看了一会儿,才叹了口气:“昨天被马撞的伤好些了吗?”“好了。”

锦绣人间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锦绣人间》在线阅读>>


《锦绣人间》精选

樊氏坐直了身体:“依依啊,要不,咱们趁着这会儿谢成阴不在院子里,去她院子里再找一找?娘想过了,那玉佩不在篮子那里保管着,那就一定在她的院里,她没别的地方可以藏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谢依依蹙起眉,樊氏的提议她有一些心动,但又担心谢成阴随时会回来。

白天被谢成阴打了耳光的那丫头足足昏迷了半个多时辰才醒来,力道的确不轻,可见谢成阴的手脚是真的好了!

最让人烦心的是,谢成阴竟又能说话了!

想到这里,谢依依的眉目阴森起来,这个谢成阴是真命好,都那样的,还能好起来……

樊氏见她不同意,揽着她的肩膀笑道:“她不是还在你爹那里吗,等她回来,怕是得篮子扶着回去。谢成阴好起来了又能怎样,这府邸里还是你娘做主!再说,咱们动作快一些,悄悄的去,在她回院子前咱们就回来了。等拿到了玉佩,我的依依就能嫁给温宿,做东亭侯府的少夫人,那比什么都重要!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温少爷吗?”

“娘!”樊氏的一席话让谢依依红了脸颊,娇羞地钻入樊氏的怀里:“你又笑话女儿!”

母女两人说干就干,带了两个丫头便直奔谢成阴的院子里去。

到了院门口,见院子锁着,樊氏不屑地哼了一声:“谢成阴就是小家子气,她这屋子里能有什么,去个书房还锁起来!”

“娘,她的院子里有玉佩啊,那是谢成阴的命,她把院子锁起来,恰恰证明了那玉佩就在院子里。咱们抓紧时间找!”谢依依喜上眉梢。

樊氏顿时转怒为喜:“依依说得对,你们把锁撬了!”

那两个丫头哪里会撬什么锁,折腾了小半天,仍旧是弄不开,谢依依急了:“找个石头砸了。”

“一会儿三小姐回来看见了怎么办?”丫头想起白天谢成阴的凶煞,不免有些心惊胆战,迟迟不敢动手。

谢依依咬牙:“怕什么,砸了又能怎样,等她回来我们都走了,她就算猜到是我们干的,没有证据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!”

樊氏也赞同谢依依的提议:“就听小姐的。”

砸锁比开锁方便太多,很快,四人就摸进了谢成阴的院子里。樊氏吩咐两个丫头:“你们一人去一间厢房,给我仔仔细细的找,动作快点!”说着又转头对谢依依道:“依依,我们母女一起去谢成阴的房间里找。这屋子虽然简陋,但房间还真不小,两个一起快些。”

“好。”谢依依没有异议。

四人分头行动,很快,就将谢成阴的院子翻了个底朝天……

另一边,谢遗江带着裴谢堂回到书房坐下后,便将裴谢堂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。书房里烛火亮堂,裴谢堂额头上的伤痕虽不狰狞,但仍然很是醒目,谢遗江盯着她肿着的额头看了一会儿,才叹了口气:“昨天被马撞的伤好些了吗?”

“好了。”裴谢堂见状便猜到谢遗江昨天没去看望谢成阴,这让她的心底微冷,对谢遗江的态度便淡了很多。

谢遗江这个爹当得是极其不称职,若是昨天谢成阴死了,她没复活到谢成阴身上,恐怕此时谢遗江都还不知道自己的女儿一命归西了吧?

“可吃了什么药?”谢遗江又问。

裴谢堂没答,她不清楚。

篮子曲了曲膝,想起昨天的事情还觉得恨意难填,又替谢成阴委屈,喉头便哽咽了:“回老爷,没人为小姐请郎中,小姐从被撞到现在,什么药都没吃。”

“府中不是有医女吗?”谢遗江满目不解。

篮子哽声:“府中的医女昨天被徐管家叫去捏背,说是不得空。”

“哦。”谢遗江点点头,又沉默了下来。

裴谢堂淡淡的瞥了他一眼,也没说话。

她是对谢遗江彻底无语了。

女儿生死不明,医女却被一个管家扣下捏背,这谢遗江竟荒唐到能忍受一个下人间接谋杀他的女儿,而不说一句责备下人的话!

裴谢堂算是明白了,为什么这府里的奴才不把谢成阴当一回事,更别提樊氏和谢依依敢公然欺负到谢成阴的头上来,根源就在这里!有这么一个对自己漠不关心的爹,也算是谢成阴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!想到这里,裴谢堂周身的气场更是凉了三分不止。

谢遗江浑然不知裴谢堂心头已转了许多念头,反而想起了什么,声色转厉:“你方才非要责打徐管家,难道是因为这件事?”

恩,这件事还不足以让她一个小姐教训奴才吗?

裴谢堂笑了:“我不知道,我在府中连个奴才都不能教训。”

“旁人也就罢了,徐管家是看着你从小长大的,对爹又有救命的恩情,你怎能这样对他?”谢遗江瞪着他:“更何况,这件事也并非是他的错。徐管家年纪大了,到了阴雨天肩背总是疼得睡不着,找府中的医女捏背也是为了舒坦一些,你连这都不能容,我看你连你娘半分的风华气度都没学到,就学到一身小家子气,也不知道是谁教你的!”

裴谢堂挑起眉头:“在爹看来,女儿的命还比不得徐管家的肩背?”

“你这不是好好的吗?”谢遗江眉头拧得紧紧的。

她现在好好的,是因为换了个灵魂!

裴谢堂忍不住开口:“爹……”

谢遗江仿佛知道她要说什么,抬手打断了她的话:“再说,徐管家也不知道你病得多重,他还是很关心你的,方才见你好转,他比谁都开心,忙着给你请医女,你难道就没一点感恩之心吗?”

说到后来,连脸色都变严厉了。

裴谢堂额头上的青筋一直跳个不停,手在袖中藏着,已是握成了拳头。

她本嫉恶如仇,真是为谢成阴感到不值!

篮子生怕她脾气发作,一直牵着她的衣袖,一会儿气愤地看着谢遗江,一会儿又担忧地将目光转向她。

好半天,裴谢堂忽地展颜一笑:“爹说的什么话,女儿方才不过是同徐管家开个玩笑罢了,他对爹有救命之恩,那就是对女儿有救命之恩,女儿岂能不感恩?徐管家,你说是不是?”

她说着,转头看向了书房门口。

徐管家身后跟着一个瘦弱的医女,他方才就来了,听见谢遗江正在同裴谢堂说这事儿,下意识就停住了脚步,他想摸清楚谢遗江的态度,故而一直等在门口不进来。直到裴谢堂出声,他才露出了胜利的笑容。

有谢遗江做他的靠山,他还愁什么?

谢成阴想跟他斗,还嫩了一些!

压住内心的得意,徐管家带着医女进门,谢遗江在侧,他恭恭敬敬地低下头:“老爷和三小姐说的什么话,折煞奴才了!老爷收留奴才,给了奴才这么安稳的家,是奴才该感恩才对。”

谢遗江摆摆手,吩咐医女:“你给三小姐看看。”

“是。”医女躬身走到裴谢堂身侧,示意裴谢堂伸出手来。

裴谢堂自从医女进门,就一直在打量她。如今京中医风盛行,但凡是有点门楣的人家都会在府中为女眷养上一个医女,以备不时之需,也是为了保护女眷的隐私。谢家有医女并不奇怪,可奇怪的是,谢家的家底也不薄,府中的医女却为何是这般形容?

小身板薄如纸片,仿佛风一吹就要倒地,这样的人,怕是连自己都医不好吧?

医女诊了一会儿脉,又让裴谢堂换了一只手,小半柱香后,她移开了手。

篮子最关心裴谢堂的身体,急忙问道:“我家小姐身子怎么样了,有没有留下什么隐疾?”

“三小姐的身体有些古怪。”医女蹙起眉头,满目不解地看着裴谢堂:“三小姐体内似有两股脉象,偶尔有所冲突,我从未见过。”

“我从前习武。”裴谢堂颔首。

医女这才展颜一笑:“原来如此。习武之人的脉象跟常人不同,三小姐从前落水后就不能行走和言语,当初我便同老爷和夫人说过,可能是因为三小姐落水时头被水底的石头撞伤,脑中留有淤血,导致经脉闭塞所致。方才管家同我说三小姐又能行走如常,还能开口讲话,我便猜想是否是因为马儿撞到了小姐的头,一下撞散了小姐脑中的淤血,反而是因祸得福,让小姐闭塞的经脉又通了。”

谢遗江问道:“那你说的两股脉象……”

“这个不用担心。习武之人有气脉,既然是要疏通经络,便会同体内邪气有所冲突,待我开两副药,三小姐每日晚间用生柏煎水服下,就没大碍了。”医女起身,告了声罪,便接着谢遗江的书房墨宝开了药方。

她正要交给徐管家,篮子已率先接了过来:“多谢!”

给了药,医女便告退了。

经此一闹,谢遗江已想不起要问罪裴谢堂什么事来了。近日里因为泰安郡主的事情,他的事情本就繁多,哪里还有心思计较,便打发裴谢堂和篮子回去。

裴谢堂也不愿意多待,顺从地告退。经过徐管家跟前时,她皮笑肉不笑地看了一眼徐管家,才扬长而去。

一出书房,篮子就委屈地哭了起来:“老爷太过分了。他是小姐的父亲,怎能这样对小姐?”

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回去再说。”裴谢堂回头瞧见徐管家还在看着她们,一拉篮子,主仆二人快步往回走了。

锦绣人间

锦绣人间

  • 评分:10
  • 简述:裴谢堂朱信之的故事
  • 来源:墨溪小说
  • 作者:十七纬

裴谢堂朱信之我的快乐与悲哀

Copyright © 2010-2017 书虫天堂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:湘ICP备16012904号

时时彩计划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