锦绣人间裴谢堂朱信之小说目录最新章节

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频道 > 现代言情 >

锦绣人间裴谢堂朱信之小说目录最新章节

锦绣人间裴谢堂朱信之小说目录最新章节

发表时间:2018-12-18 09:53 作者:十七纬

书虫天堂提供《锦绣人间》裴谢堂朱信之小说目录最新章节,书虫天堂提供锦绣人间裴谢堂朱信之小说阅读,锦绣人间裴谢堂朱信之小说讲述的是裴谢堂哦了一声:“书房怎么走?”“小姐,你怎能这样去见老爷?”篮子打量了她身上的衣服,急得直跺脚,将裴谢堂推到屋子里,火速地在衣柜里翻找起来。她不由分说的扒开了裴谢堂的外衣,将找出来的一件暖绿色衫子给裴谢堂穿上,又将裴谢堂的头发拆了。

锦绣人间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锦绣人间》在线阅读>>


《锦绣人间》精选

谢遗江找她?

裴谢堂哦了一声:“书房怎么走?”

“小姐,你怎能这样去见老爷?”篮子打量了她身上的衣服,急得直跺脚,将裴谢堂推到屋子里,火速地在衣柜里翻找起来。

她不由分说的扒开了裴谢堂的外衣,将找出来的一件暖绿色衫子给裴谢堂穿上,又将裴谢堂的头发拆了,快速的梳好头发,盘了个极为简单的发髻。

“咦?小姐,你额头上的伤……”篮子的目光扫过裴谢堂的脸,忽然惊叹起来。

裴谢堂看了一眼镜子里。

玉颜姣好,只一点点红肿的痕迹,醒来时狰狞的伤势已经好了很多。她抿唇一笑,高行止办事真是深得她意,上好的伤药跟不要钱一样的往她脸上砸,伤口能不好得很快吗?中午她出门的时候,头上肿着,入宫怕禁军发现,还特意包了头脸。晚上她还觉得奇怪呢,朱信之面对她破了相的脸还看得下去,原来是已好了大半。

裴谢堂笑道:“中午出门买了些药擦了,看起来不怕了吧?”

“小姐怎样奴婢都不怕。”篮子红着眼圈:“奴婢就是心疼小姐。”

哎,怎么这般爱哭?

裴谢堂算是怕了她,忙柔声哄道:“好啦,这不是好了吗?快别哭了,咱们赶紧去见谢……我爹!”

“管家来了一会儿了,奴婢一直拖着,待会儿见到老爷,老爷铁定要气,小姐说话可得和软一些,别惹怒了老爷。”篮子不放心的敦敦叮嘱。

裴谢堂笑嘻嘻地应了。

篮子锁好院门,提了烛灯为她引路。

廷尉府不大,比起她的泰安王府差得太远,只是景致雅丽,白日里裴谢堂就发觉了,这会儿晚上更见幽静。起风了,风从假山吹过,有些呜呜作响,引得裴谢堂内心阵阵激荡。

很快,篮子在书房前停了下来:“徐管家,三小姐是来见老爷的,还劳烦管家通禀。”

裴谢堂撇了撇嘴,谢成阴在自己家里混的真惨,连看自己的亲爹,都还要看一个奴才的脸色,求着奴才办事才行!

可怜啊可怜!

徐管家五十多岁,身上的衣服比裴谢堂还华贵些,冷漠地扫了一眼裴谢堂,连礼都没行一个,尺趾高气扬地道:“等着。”

徐管家进去不多时,出来后鼻孔更是拽上了天:“老爷说让你进去。”

裴谢堂脸上的笑容消失得干干净净。

这管家真是不像话,好歹她也是个小姐,对她说话未免没大没小。看来,这府邸也得下点力气整治整治,不然多半要拖累到自己——想想自己在前方冲锋陷阵,这身后有一个一心要把自己玩死的后娘,一堆巴不得自己倒霉的姐妹,还有这种没分寸的奴才摆脸,她要是能活着回来就算她裴谢堂福大命大了!

罢了,左右都要立威,就拿这徐管家开刀吧!

她蹲住脚步:“你是管家?”

“不然呢?”徐管家傲然回答:“三小姐也不是第一天在府里了,还能不认得我?”

裴谢堂笑了,上上下下扫了他一番:“哦,原来管家还记得自己是管家,难道这谢府的规矩,管家还能管着小姐不成?这要是说出去,恐怕大家都会以为管家你才是这廷尉府的主子呢!”

徐管家蹙起眉,似乎在嫌裴谢堂说话难听。

可是渐渐的,他的嘴.巴越张越大——三小姐会说话了?!

他看着裴谢堂一开一合的嘴,耳朵里嗡嗡作响,这才慢了许多拍的将目光移动到裴谢堂身侧的篮子身上:从前谢成阴过来看老爷,是根本无法从她的院子里走到书房来的,这段距离很远,她凭着两条腿走过来要许久,中途还得歇两口气,等到了书房前,必是篮子扶着才能站得稳。可今天……

谢成阴站得直直的,根本没要篮子搀扶!

三小姐连手脚都好了?!

昨儿不是说三小姐被马车撞了,昏迷不醒,死活不知吗?

奇了怪了!

徐管家目瞪口呆的看着裴谢堂,月色下,裴谢堂脸上的笑容乍一看颇为阴沉,可眨眼间又笑靥如花,仿佛刚刚那满目的杀意只是他的错觉。

谢成阴是什么人?

谢家三小姐,满府皆惧的煞星啊!从前除了老爷,就没一个能管得住她的!

徐管家身躯抖了抖,心中没底,急忙跪了下去:“三小姐平白跟小的开什么玩笑,就是给奴才一百个胆子,奴才也不敢妄想做廷尉府的主人!奴才知错,请小姐责罚!”

“错在哪里了?”裴谢堂笑吟吟地。

徐管家垂眸:“奴才对三小姐不敬!”

裴谢堂嗯了一声,很是满意:“知道错了,那知不知道要怎么做?”

“这……”徐管家语塞。

规矩他是知道的,谢家的家规,以下犯上,当杖责十五。他年纪大了,又一贯在府中发号施令,一来受不得这皮肉之苦,二来也丢不起这个颜面。

裴谢堂见他不回话,心知这个惩罚多半很重,她是铁了心要拿徐管家立威,压根懒得开口免了他的处罚。眼下徐管家不回话最好,她便有了由头:“看起来,徐管家做了管家太久,平日里管着的事情多了些,便把府里的规矩给忘了。篮子,你知道吗?”

篮子眼中恨意昭昭,看着徐管家的目光几乎喷出火来。

昨天小姐被温公子的马车撞了后就被送到府中来,她前去寻府中的医女,得知医女被徐管家叫走了,她被逼急了去找徐管家要人,瞧见医女在徐管家那处做一些拿肩捏背的活儿,徐管家却说什么都不肯放,本是存了要让小姐不明不白死掉的心……

徐管家倒了霉,她正是巴不得!

踏上前一步,篮子朗声道:“按照咱们廷尉府的规矩,当杖责十五!”

“三小姐,你不能打老奴……”徐管家慌了,声音蓦地尖利起来。

裴谢堂含笑看着他。

这奴才当真是滑头得很,知道今儿自己要拿他开刀,眼下就忙着找靠山呢,这一声惊叫不是喊给她听的,恐怕是盼着书房里的谢遗江出来救他呢!

果然,徐管家话音刚落,书房门口响起了脚步声,谢遗江出现在门口,蹙着眉头不满的呵斥了起来:“大晚上的,又是在吵什么?”

徐管家就跪在大门口,谢遗江一出来就看到他的窘迫,谢遗江脸色变了,惊讶、愕然、不解,随即就变成了滔天的怒意:“你跪在这里做什么,谁让你跪下的?”

徐管家委屈地瞥了一眼裴谢堂:“回老爷,是三小姐!”

“你起来。”谢遗江不由分说的将徐管家架了起来。

徐管家本就不想跪裴谢堂,在谢遗江的搀扶下顺势起身,面上战战兢兢的觑着裴谢堂,仿佛是怕她责怪,但眼底却弥漫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得意。

想打他?做梦!

有谢遗江护着他,就算是夫人,也不敢轻易呵责他的!

谢遗江拉起了徐管家,将他的恐惧尽收眼底,怒气冲天的转向了裴谢堂:“谢成阴,徐管家是犯了什么错,你竟让他一个年过半百的人跪在你跟前?你还有没有一点尊敬长辈的教养?我廷尉府的规矩,我看你是半点也没学会!我且问你,白天的时候你是不是还打了你母亲和你姐姐?她们平日里待你那么好,又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?”

裴谢堂掏了掏耳朵,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
樊氏和谢依依对她那么好?

廷尉大人你可拉倒吧!

就今天她醒来那德行,樊氏和谢依依没把谢成阴整死,那是她谢成阴的运气!

等等,不对……

谢成阴的的确确是被她们整死了!被马撞了已经丢了半条命,送到谢家来,还没人给她治病,这不是活活把人往死里逼是什么?

再说,要是谢成阴没死,哪来的她活生生站在这里?

身边的篮子也同样听不下去,红着眼睛道:“夫人和大小姐恶人先告状!明明是她们先挑起的事端,她们还把大夫人留给小姐的那根簪子都摔断了,小姐也是被气着了,才动手打了夫人的两个丫头……”

“你承认你是打了你母亲和你姐姐了?”谢遗江别的没听到,只听到了最后一句,扬手打断篮子的话,他上前就扬起了巴掌:“你个不孝子!”

今儿下午回来时,樊氏和谢依依来给他送甜汤,两双眼睛红通通的像哭过,他再三问了都不肯说缘故,还是从丫头嘴.巴里才知道,原来中午的时候樊氏和谢依依听说谢成阴病了前去探病,不但没落得好,还被谢成阴打了一顿。母女两人顾忌着他与谢成阴的父子情分,不敢开口诉苦,要不是丫头说了,他还不知道谢成阴竟在他背后给了母女二人那么大的委屈受。

徐管家见谢遗江动了怒,忙上前假意劝慰;“老爷,您息怒,奴才就是个奴才,三小姐是主儿,她身体不好心里难受,找人撒撒气也是正常的。奴才受得住,别闷坏了三小姐才是正理儿!”

言下之意,今儿这样的事并非一天两天!

“孽障东西,看看你做的好事!”一听他开口,谢遗江起了怒火更重,扬起的手掌毫不犹豫的挥向裴谢堂的脸。

裴谢堂眯起眼睛,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,躲开了谢遗江的这一耳光。

锦绣人间

锦绣人间

  • 评分:10
  • 简述:裴谢堂朱信之的故事
  • 来源:墨溪小说
  • 作者:十七纬

裴谢堂朱信之我的快乐与悲哀

Copyright © 2010-2017 书虫天堂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:湘ICP备16012904号

时时彩计划群